共享同儕審查數據有助於反擊科學不端行為

生命科學的研究正面臨著實驗可複製性(reproducibility)危機。實際上,有70%的研究人員嘗試過複製另一位科學家的實驗,但卻無法能再現其實驗結果,這也促使科學家質疑同儕審查的模式,並促成同儕審查數據的共享。這些所有作為都是為了要促進科學研究的誠信,有效地減少科學舞弊事件發生。

關於實驗可複製性危機,從心理學和癌症生物學分析中,揭發出這令人震驚的事實。根據最近的一項研究,只有40%的心理學報告和10%的癌症生物學報告才能成功複製。為何成功率這麼低?這主要是由於:使用選擇性數據作報告、來自發表上的壓力、統計能力太差和分析工夫不夠、原始數據的重製工夫(replication)不夠、實驗設計不良、或是原始數據(Raw Data)不可用。目前找到了一個解決此問題的方法,是推動手稿數據的同儕審查,這將可大大促進數據準確性的評估。


 

原始數據的共享

最近科學家努力的推動著數據共享,而且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儘管如此,實際上卻只有少數幾個期刊已經實施此政策,以建立起實驗的透明度。

有些期刊會審查數據集(data set),但並不將這些數據集作共享。此外,同儕審查本身並未經過有效性作系統性的評估,或許這也會對可複製性造成影響。另外,如何加強編輯和研究人員的資源,也一直被持續討論著。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案是與原研究者合作,並建立實驗階段的同儕審查系統,使該實驗易於驗證。此外,導入剽竊檢測軟體來檢測複製的數據集,多少也有一定幫助。但是有一些研究者仍然猶豫是否分享數據集,也許是因為競爭激烈,研究經費不夠。

共享數據集的同儕審查

目前一些期刊要求作者應提交數據集供同儕審查,接著期刊會對數據集進行技術和主題領域審查,其中包括對以下方面的評估:

數據邏輯、一致性、格式化、開放近用的合理性、品質、處理/再利用、測量單位、收集方法的品質、任何異常情況。

期刊應將同儕審查數據作共享

從所有方面來看,同儕審查的共享有助於提高透明度。 PEERE是歐洲一個很大的群組,與Elsevier,Springer Nature和Wiley合作開發了一個協議,努力嘗試發展出一個標準化系統來發佈同儕審查的數據集。

除了PEERE倡議外,還有幾項同儕審查模式尚須修改,以提高手稿和實驗數據集的透明度。總之,共享數據集的同儕審查可望減少科學不端行為(Scientific Misconduct)。

在同儕審查過程中,您是否樂於分享您的實驗數據集?你是否有所顧慮?我們歡迎您分享您的想法。

Leave a Reply

avatar
1000000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