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採訪Sparrho:革新研究發現

Sparrho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發現並追蹤最新研究即便對於資深研究員來說都是艱巨的工作。隨著每年發表論文數量的不斷成長,讓自己精通這一領域的最新發展變得越來越費時。幸好,機器學習與自然語言處理技術的進步有助於簡化這一過程。Sparrho就是這樣一個平台,旨在幫助研究員通過動態饋送和專家策劃告示板掌握所有科學領域的最新出版物。

Sparrho利用人工智慧結合人類智慧,對4.5萬多種學術期刊上的研究論文提出個性化建議。然後,研究員可以保存這些論文,或將論文釘在『告示板』上供未來參考之用。

作為我們連線學術出版專家與研究員(Connecting Scholarly Publishing Experts and Researchers)採訪系列的一部分,我們很榮幸有機會與Sparrho首席執行長兼聯合創始人Vivian Chan博士對話。

Sparrho與其他搜索引擎有何不同之處?它為研究員提供了哪些主要優點?

Sparrho鼓勵專家使用者在自己的公共收藏夾(告示板)中管理研究論文,並書寫簡短摘要,說明這些論文為何歸在一起。這一新體驗利用人類的獨特能力,將不同領域之研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聯繫起來。結果就產生了一種新途徑,讓專家和新手都能研究文獻,直接聽取研究員的觀點。

你可以分享一些與Sparrho有關的重要統計數據嗎?這樣可以讓我們的讀者從中受益。

我們目前已將網路上的4.5萬多種學術期刊及其他預印本伺服器和資源中的6千多萬篇論文和專利編入索引。另外,我們每月有35萬名來自全球各地的活躍使用者,這一數字還在繼續成長!

這一服務有哪些成功因素,它對於市場,尤其是亞洲市場產生了哪些影響?Sparrho是如何滿足這些用戶?

我們的平台目前在全球免費使用,在國際用戶中影響力日增。十一月,我們成長最快的地區都不是傳統研發中心,排名最前的是西非、中亞和東歐。我們尤其在東亞繼續產生巨大影響,我們的早期職業生涯研究員獎的獲獎者和入圍科學家許多都來自這一地區。

你們採取了哪些行動來擴大與出版公司、研究型圖書館和機構的合作範圍?

在Sparrho,我們支持開放科學和將其付諸實踐之人。我們近期在2017 年SpotOn(科學政策、服務範圍與在線工具)盛典的會談中表達了我們對開放科學運動發展的熱情,這是我們在世界各地實現科學民主化的中心任務之關鍵。2018年我們還有許多現有的合作,讓我們拭目以待!

今年年初,Sparrho開始通過早期職業生涯研究員獎向博士生和博士後研究員提供差旅補助。你能分享對這一獎項和選拔過程的一些看法嗎?

我們想確保各國研究員能夠向科學界宣傳他們的工作,因為共享科學時,科學價值就會成倍增長。我們的獎項為早期職業生涯研究員提供贏取500英鎊的機會,用於參加世界各地的學術會議。近期獲獎者出現在墨西哥、日本和德國。

每個月,我們會挑選出在我們網站上的最佳告示板,這些研究員創建的告示板展示了他們目前的研究方向。要贏得獎項,公告板必須展示巧妙、有趣的複雜科學概念交流,以及對於科學及應用的熱情。這表示研究員能夠簡明扼要地書寫他們的工作。我們堅信,這種特質對於發展人人皆可訪問的科學前景至關重要。

20177月,Sparrho收到300萬美金的資金。這筆資金如何幫助Sparrho發展?

我們現在專注的主要事情是持續、理智地打造我們的團隊。九月以來,有五個人加入我們的團隊,他們中有Clojure與系統設計專家、商業B2B銷售專家、及通信專家。我們希望在新年繼續擴大規模。

在你看來,技術是在如何改變學術出版業的前景?它所面臨的挑戰又有哪些?

互聯網讓內容傳播變得即時、廉價。不過,現在有了越來越多的可用信息和不斷成長的多學科學術研究方法,問題就變成了檢索論文猶如大海撈針。從某種程度說,隨著數位出版形式和電子資料庫的出現,以及學術界、出版業和技術社區的創新人士共同努力創建日益複雜的工具(根據荷蘭烏特勒支大學圖書管員Bianca KramerJeroen Bosman進行的一項研究,共有400多種工具),學術自1990年代以來已遭到破壞。

不過,最大的飛躍之一是自動檢索的發展和精益求精的搜索算法,兩者組合推動了2004年發布的Google Scholar向前發展。現在前沿科技是如何大規模利用人類智慧,並將其與機器學習算法結合,提高電腦生成建議的准確性。我們知道的一個前提是現有文獻是我們訓練推薦算法的最大、也最豐富的資料集。然而,曆史上人們對于學術興趣更加濃厚的領域和人群仍然存有偏見。

作為Sparrho的首席執行長兼聯合創始人,是什麼激發你推出Sparrho?你又是如何踏上這一創業之旅?

2012年,我修完劍橋大學的生物化學博士學位,然後很快注意到我在劍橋理所當然獲得的許多東西存在巨大的差異。舉個簡單的例子,我想工作的時候,即使城市裡到處有Wi-Fi,我也必須找個有Wi-Fi的咖啡館,這一點讓人震驚。更重要的是,我念博士時慣常使用的科學資訊——研究、學術期刊和論文都沒法再用。我發現這一問題,把它和我在實驗室的博士後研究中獲得的靈感結合起來,那時我每週都會向實驗室小組提供個性化閱讀書單建議,由此想到了Sparrho。後來,我在倫敦的初創企業加速器Entrepreneur First遇到了我的聯合創始人,接下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每天都渴望對世界產生積極影響,渴望與聰明人共同解決那些棘手的問題。

你對意欲投身出版創新的年輕研究員有什麼建議?

發現一個影響許多人的問題,那麼它就值得你花時間嘗試解決問題。著眼于開放科學運動獲得靈感,因為那是未來之所在。從加入現有的初創公司開始,幫助他們發展創新:現在已經有許多初創公司正在解決出版業的難題。也許你會在那裡發現推動下一次出版革命的靈感!

你可以查看Sparrho的網站,也可以關注我們的Twitter@sparrho

我們很榮幸能和Vivian Chan博士進行交談。我們衷心感謝她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這次訪,也希望Sparrho團隊在未來的工作中一切順利!

Leave a Reply

avatar
1000000
  Subscribe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