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學術新知

Page 1/25

漫畫摘要│報導研究成果的新創模式

cartoon-abstracts

科學期刊出版業者,泰勒與法蘭西斯(Taylor & Francis)公司,從2015開始嘗試將研究論文的摘要以漫畫的形式 (Cartoon abstracts)呈現給讀者,希望以有趣又扼要的內容激起更多的一般大眾閱讀科學論文的興趣。這項創舉還獲得了2016年的全球學術與專業出版者協會所頒發的出版創新獎(ALPSP…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趨勢   標籤:

專家觀點:科學界面臨的問題

最近一項調查訪問了270位科學家,旨在探討科學界現存的問題。受訪科學家們都被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如果你可以改變現在科學界的一件問題,那會是什麼?為什麼?”雖然受訪者在各自領域中的位置和資歷都不同,其中有研究生、資深教授、實驗室負責人以及菲爾茨獎獲得者,但是他們在一件事上達成了共識,即他們認為自己的職業生涯正受到來自外部機構和勢力的消極因素的影響,從而產生了“壞”科學。 基本的科學研究流程如下:首先是提出問題,然後設置問題的測試集,再得出問題的答案。這個過程需要不斷重複,以確保結果並完善過程。然而這270位科學家卻認為,他們現在做的是被迫選擇以自我保護為優先,而不是追求最好的問題和揭示有意義的真理。 科學家們指出,現在對他們的成功的評價,不是取決於研究的質量,而是由申請到的經費、發表文章的數量以及如何吸引社會公眾的注意來決定的。北達科他大學的研究生凱瑟琳·布拉德肖說:“選擇研究課題時,在一些我知道的肯定有統計學意義的課題和另一些真正重要的課題之間,很難做出抉擇。” 科學家們往往能從失敗的研究中學到更多東西。但是現在,失敗的研究可能就意味著職業生涯的結束。科學家們正被迫發表越來越多的研究以求與時俱進,已經已經跌入了“發布或滅亡”的惡性陷阱。加州大學默塞德分校認知科學系教授保羅·斯馬爾蒂諾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最成功的人將是那些能夠最好地利用現在這個科研體系的人。” 現在,讓我們來簡要地看看科學家們選出的前七位的原因。首先,在學術界錢是很大的問題。第二,由於不良激勵產生了很多設計不當的研​​究。第三,結果的可重複性至關重要但很少做得到。第四,同行評議制度不完善,容易被濫用。第五,太多科學問題因為沒有經費而不能進行研究。第六,科學的溝通障礙。最後,年輕學者的生活壓力非常大。…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出版, 學術趨勢   標籤: , , ,

如何錯誤闡述你的研究結果

Untitled-3

在最後關頭失敗 一個良好的研究議題是基於全面的文獻回顧探討-包含經過詳細驗證的一連串資料所構成-在大部分的成況下是這樣沒錯。然而在少數情況下,研究基礎的穩定性,因為資料分析中,潛在被忽略的負面因素干擾,進而導致研究結果受到誤判。在大部分研究結果誤判的案例中,原因可以歸咎於缺乏專業知識加上訓練不足與疏忽,但有些誤判,已被證實是為了要讓研究結果具有開創性所捏造的。以下幾點,是會導致你錯誤解釋你的研究結果的現象: 不去質問你所蒐集的樣本 無論是因為時間或預算的因素,研究在進行時很難能夠從大量母體中取得最具代表性的樣本。臨床實驗則是眾所皆知的很難達到預期功效;而在研究死亡的議題上,能夠獲得的樣本數日益減少,如果有效樣本可以被看作穩固的研究方法,則隨後所有統計數據的正當性,也有可能會被錯誤解釋。 將統計意涵看為既定的事實…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新知, 統計資料   標籤: , ,

削減研究預算的不可逆嚴重性

Untitled-1

研究,可不是無償服務 各種預算經費面臨削減時,研究經費往往是首當其衝被影響的,而影響學術領域最大的預算削減,莫過於政府的科研經費削減了。 拿美國的聯邦資金來舉例,在2013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就被削減了17億(約5.6%)的預算,而受到此預算削減的項目A,則預計會在下一次的預算縮減中,得到另一個項目B被削減下來的資金,來補上前一項目A的資金空缺,政府稱之為項目的〝延遲〞、並非永久的停滯。 項目延遲的後果 事情若是挖東牆、補西牆就能解決就好了!…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新知, 研究基金來源   標籤: , ,

亞洲優勢:生物醫學研究經費之趨勢

近期,生物醫學研究領域分別發表兩篇論文,對歐洲及北美的學者而言,這是個壞消息,但是對亞洲的研究者來說,則是再好不過的消息了。 研究資助:亞洲的興起V.S.歐洲與美洲之趨緩 2007-2012年間歐洲對於生物醫學研究的投入是持平狀態,而美國及加拿大則每年減少2%。美國一直是此領域研究產出量的龍頭,因此各界紛紛好奇美國研究量減少的原因,部份歸因於美國國會中不同派系的衝突導致研究預算審核停滯,雖經費每年約減少0.8%,但是政府整體的比例卻沒有減少。事實上,真正減少研究預算的是私人單位,表面上生物醫學產業對於研究的支出不變,但卻有越來越多的比例花費在美國以外的地區,例如人力成本較低且藥品研發規範較少的亞洲。 相較於歐洲及美洲,亞洲跟大洋洲在生物醫學方面的花費則是呈上昇趨勢。其中,日本佔有領先優勢,2007-2012年間每年相關研究預算約成長6%,是澳洲和印度的總和,且超越南韓;然而最具成長性的國家則是中國,相關研究經費每年成長近33%。如果中國持續照這個成長率投入研究資金,9年後則會超越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生物醫學研究國,從60億美元(2012)成長到1兆90億美元(2021)。 當然,這樣的估算不盡然正確,中國很難維持每年33%的成長率,我認為中國成長的情勢雖有可能趨緩但不會停止,因為1980年代我在求學期間遇到了中國來訪的教授,他們的能力及對於工作的要求讓我印象深刻,一位美國教授這麼形容:中國正在興起。他們也確實如此。…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新知, 學術趨勢   標籤: , ,

Disclaimer :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by the Bloggers and those providing comments are theirs' alone, and do not reflect the opinions of Crimson Interactive or any employee thereof. Crimson Interactive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any of the information supplied by the Bloggers. While every caution has been taken to provide readers with the most accurate information and honest analysis, please use your discretion before taking any decisions based on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blog. Author will not compensate you in any way whatsoever if you ever happen to suffer a loss/inconvenience/damage because of/while making use of information in thi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