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學術寫作

Page 9/14

英語國家的研究員也需要英文編閱如何嗎?

在亞洲,我們寫論文時候通常會用母語打草稿,再翻譯成英文,之後再要找編譯公司和專業國外專家進行編修、潤稿。可是,你知道嗎,有時候往往英語為母語國家的研究員們,他們也需要專業的英文編修和審閱服務。所以,關於以上題目的答案是—對,肯定的,他們也需要英文專業論文編輯服務。 首先,英文論文編修本身,就是一種技術性強的工作,不是說會講英語的人就可以做好這項任務。在英論閣Enago的英文論文服務中就已經包含用語遣詞、期刊風格與格式、文章結構邏輯,內容與術語,參考文獻等六大類,96項全方位檢查項目,全方位多角度的來考察每一篇論文的寫作、思路、與用詞。英文論文的寫作和編修,本身不同於英語文學寫作或是日常通話,所以需要母語編輯,更需要懂得專業的母語編輯,來結合英文論文寫作的格式和進行編修。 其次,論文的編修過程更是可以跳出寫作者思維的“框架”和局限性。我們所說的“多一雙眼睛”,往往可以看到論文的不足或是可彌補之處,讓論文構思更加的完整和縝密。此外呢,很多論文往往此專業的人讀可以,彼專業的人看就有點看不明白。用英文編修服務,可以讓更多的人經手論文的內容,也可以保証論文在專業人士和非專業人士閱讀時都可以被讀懂。 所以,用英文的編修來改寫潤色論文並非是我們非英文母語國家的研究員才需要用到的,也不是對於語言上相對較弱的人的一種“歧視”或者“偏見”。這其實是論文送稿發表前的最後一道潤色通道,確保在內容、語法、結構和邏輯上的准確性。有興趣的話,不妨看一下英論閣Enago的編輯服務吧!

發表於: 學術寫作, 學術寫作技巧, 學術編修   標籤: , ,

負面的研究成果為何也需要發表?

博士與研究員的生涯是極其艱辛的,失敗和負面研究報告對我們來說也是家常便飯。即便是那些拿諾貝爾科學獎的學者們,在收獲成功前也必定經歷了千百次的失敗。例如,付出的努力不能如願獲得所預期的結果或想要的數據,研究以失敗告終。一旦遇到這種情況,得到的負面研究成果該不該發表呢?又該如何對待這些負面的研究成果呢?負面的研究成果有學術意義嗎?回答是肯定的,應該發表。下面我和大家聊聊負面的研究成果發表究竟有何意義。 例如:首先,無論做什麼研究,研究者都要寫作和准備發表。正面的、積極的、成功的研究結果之發表大家都知道,但對負面的、消極的、不成功的研究結果,也應該發表。這樣才能讓大量的研究信息進入廣泛的公眾的視野, 以經驗教訓避免他人重復類似的研究得出類似的負面結果,避免同一學科領域的研究者重蹈覆轍,少走冤枉路,也能有效避免資源浪費。 要是相反,如果這些負面的結果不發表出來,後人不知道前人研究的負面結果,就會重復走彎路,就會造成時間和金錢的浪費,也會多一次讓研究者經受獲得負面研究結果所產生的挫折。從這個意義上講,發表負面的研究結果也是很有價值的。 其次,發表負面的研究成果,是尊重研究者勞動成果的體現。對每一個研究者而言,研究過程都會以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投入,甚至達到廢寢忘食的忘我境界。但世事難料,誰能保証自己付出的心血都可以獲得百分之一百的成功?所以,負面的研究成果能夠發表,對研究者而言是一種人文關懷。據了解,2010年就有一本專門發表負面研究結果的期刊創刊。該刊的目的是編輯和發表產生了負面研究結果的試驗或不同於預期的結果,…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寫作, 學術寫作技巧, 學術指標, 學術期刊與資源, 學術資料庫, 論文發表   標籤: , , , ,

正確指導下一代研究人員

從一個宏觀的角度來看,指導一個較資淺的研究人員是作為一個科學家所必須承擔的責任,其最終目標是指導資淺研究人員學習至能獨當一面進行研究。一個全面的指導內容包括:分享知識與技巧、監督其研究內容、幫助拓展其研究人脈、協助其研究人員生涯規劃…。當然,以上內容如果你有教育部或其他研究機構相關的規章,這還能繼續寫好多頁,在這裡就不贅述了。 事實證明,不論教職員手冊或規章制度如何詳細,也無法清楚寫出人與人之間傳遞知識確切的方式,尤其在此階段,遠遠超出了基礎教育的範疇,這個階段更多的是研究、教學和服務之間的平衡。 [加碼推薦: 公眾參與對於學術研究的影響] 發展出專業合作關係…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不分類, 學術寫作, 學術寫作技巧   標籤: , , , ,

如何文獻的海洋中寫出有質量的研究論文?

科學文獻的快速增長往往被視為人類社會知識發展與探索科學社會領域的一大標誌。可是,與此相反,對於研究人員來說,幾何級增長的文獻也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現在從事的科學研究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毫無疑問,每一天每一日,科學家們都在用數據和研究展示關於這個宇宙新的事實。看科學文獻和論文發表的速度就可以知道人類跟隨科學進步的腳步有多快了。根據最近的一篇報導,有影響力的期刊被引用文獻的次數增長率已經從古早時期的不到1%,上升到了9%。這個增長無疑證明了人類智力的進步和科學研究方法的更新。 然而,現實往往是,人類的知識更新並沒有那麼快。關於引用往往又是另外一場戲劇性的數據分析——很多研究員和博士往往會自我引用自己的研究成果。極少一部分的文獻是被大眾廣泛的所引用的。 [延伸閱讀:數據分享,你贊同嗎?] 所以,這就產生了很重要的一個問題:我們生活在信息大爆炸和文獻的海洋之中,如何真正寫出有質量的研究論文呢?…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寫作, 學術寫作技巧, 關鍵技巧   標籤: , , ,

專家看ORCID

當姓名變成數字-ORCID的衝擊 姓名算得什麼?雖然莎士比亞覺得玫瑰就算換了名字仍一樣芳香,但研究人員可不會這麼想。我們都希望自己的成果能獲得認同,不希望他人盜用自己的努力成果,也不願奪走別人的心血。這在今日的學術出版界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如果你有個像是William Stevenson的一個很常見的名字,很有可能會有人用相同或足以造成混淆的名字出版論文。我居住過的任何城市都有好幾個 William Stevenson,如果我有一天想寫小說,我必須想一個筆名,因為已經有一位名叫William…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寫作, 學術新知, 學術趨勢, 關鍵技巧   標籤: , ,

Disclaimer :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by the Bloggers and those providing comments are theirs' alone, and do not reflect the opinions of Crimson Interactive or any employee thereof. Crimson Interactive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any of the information supplied by the Bloggers. While every caution has been taken to provide readers with the most accurate information and honest analysis, please use your discretion before taking any decisions based on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blog. Author will not compensate you in any way whatsoever if you ever happen to suffer a loss/inconvenience/damage because of/while making use of information in thi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