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dmin

Page 52/81

停止以出版為目的,自我典藏更重要

彼得·希格斯(Peter Higgs)2013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在一次訪談中提及,他不認為會有任何大學願意雇用他,因為他沒有足夠的出版生產力在目前的學術體系中競爭,另外在2014年初兩篇干細胞的革命性論文,科學家為求出版求好心切造假出版造成學術界上下震動,不論是為了提昇出版生產力造成了香腸論文的存在,亦或是虛假文章蒙混過關,種種跡象皆為以出版為重的學術體系的病徵。其中最顯著的問題,莫過於過往曾經討論過的,以論文發表數量和期刊影響力做為畢業、求職、升等的評鑑標準而造成的出版或滅亡(Publish or Perish)文化,其中還包括了對參考指標文章引用率和期刊影響係數的盲目追求。 文章引用率的初衷是提供文章影響力的參考,給雇主和資金支助方一個衡量的依據,然而每年從全世界24000多個同儕審查的期刊發表的論文有兩百多萬篇,教育機構和圖書館經費有限的情況下只能挑選著名期刊和高影響係數期刊收藏,潛在的論文影響力就這樣輕易的被錯過了,同時引用率的使用被獲取資訊難易度左右,雖說近年盛行的開放取閱運動在很大程度上緩減了論文引用的局限性,但出版或滅亡問題的根本沒有解決。…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同儕審閱, 學術趨勢, 開放期刊   標籤: , ,

小談影響因子的影響力

不論你是否喜歡並支持這項指標,做學術的我們永遠無法忽略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 IF)的作用。影響因子是美國ISI(科學信息研究所)的JCR(期刊引證報告)中的一項數據,具體是指某期刊前兩年發表的論文在統計當年的被引用總次數除以該期刊在前兩年內發表的論文總數,它是一個國際上通行的期刊評價指標。許多著名學術期刊會在其網站上註明期刊的影響因子,以表明在對應學科的影響力。如,美國化學會志、Oncogene等。 支持者認為,影響因子可以衡量一個雜誌有多重要。然而也有人反對說,單純看論文被引用次數有些站不住腳跟,比如很多質量不高的論文也會被多次引用等等。我同意關於影響因子雖然有很多的異議,但它畢竟可以粗略的提供一個參考尺度給學術研究者以了解期刊的質量。 由於期刊種類的繁多,有些期刊的低影響力往往讓科學研究和發表存在相關爭端。典型的例子體現在,一個新學術發現發表在有影響力的學界期刊後,卻有別的學者卻說他/她早已經發表相關的研究結果了,原因是因為他們當時只有發表在一個低影響因子期刊,所以這一成果被忽略了。這就是低影響因子期刊的劣勢——先發表的學者的論文因為沒有被廣泛閱讀而被學術界所忽略。所以,在學術發表之前,我們必須要知道投稿期刊的影響因子,並儘量爭取發表在相對應的期刊上,讓目標群體的讀者可以接觸到學術發現。…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期刊與資源, 開放期刊   標籤: ,

如何有效使用Google學術搜索?

我們通過校園圖書館系統可以找到很多優質的期刊著作,然而當沒有辦法接入學校網絡時,查找可靠的學術信息就成為了一個問題。Google學術搜索是Google公司2004年推出的一個可以免費搜索學術文章的網絡搜索引擎。從它面世之日起,Google學術搜索就已經包括了世界上絕大部分出版的學術期刊。這次我們就為大家介紹一下如何有效地來使用Google學術搜索。   Google學術能搜索什麼 Google學術搜索涵蓋了來自多方的信息,包括有萬方數據資源系統,維基諮詢,主要大學發表的學術期刊,公開的學術期刊,大學的論文以及網路上可以搜索到的各類文章。Google學術搜索同時還提供了中文版界面,供中文學者更方便的搜索全球的學術科研信息。例如,如果您在寫有關生物工程論文的學生,只要在Google學術搜索框中輸入RAPD,你就可以獲得與研究主題相關的原始研究文獻,文章以及書籍的列表。 Google學術搜索的優點…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趨勢, 關鍵技巧   標籤: ,

期刊之王《科學》,《細胞》和《自然》損害科學研究?

獲得201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美國細胞生物學家蘭迪•謝克曼,12月9日在英國《衛報》上發表署名文章,抨擊三大頂級科學期刊《科學》《細胞》和《自然》選材“浮華”,用“不恰當的激勵”來損害科學研究,誤導年輕研究人員相信衡量成功的唯一標準就是在頂級期刊發表論文。 謝克曼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曾任《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主編。他指出,《科學》《細胞》和《自然》這些“頂尖”學術期刊歪曲了科學的進程,如同必須要破除的“苛政”或“暴行”,並稱其實驗室將不再投稿給這三大出版物。他在署名文章中說,這些“奢華”的期刊鼓動許多研究人員偷工減料走捷徑、追求時髦領域,而不是做更重要的工作。因而,學術界被誤導一味追求發表所謂“吸引眼球”的科學成果。因為頂級刊物的運行者是編輯而不是科學家,所以往往最浮華的文章得以出版,而並非最好或最有意義的。 謝克曼指出,這三大頂級出版物人為地限制其接收論文的數量,這種選用“潛規則”就好像設計師設計限量版手袋,以此抬高自身地位。他強調,科技論文能夠被高度引用應該取決於它是好的科學,而不是因為其多麼抓眼球或是生動有趣。因此,他對這些雜誌的實用性表示深深的擔憂,並號召科學界一起採取抵制行動。他呼籲更多的人加入到支持“開放獲取期刊”的隊伍當中,並建議那些提供研究經費的資助方也加入進來。 三大期刊編輯部都對謝克曼的指責做出了回應。 《自然》總編輯菲利普•坎貝爾稱,該雜誌曾與科學界相伴140多年,對出版研究成果的選擇是基於科學的意義,編輯並不會受這些因素所驅動。…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不分類, 學術期刊與資源, 學術趨勢   標籤:

對「影響係數」說不,現在是時候嗎?

距2013年5月「舊金山研究評鑑宣言」- San Francisco Declaration on…
( 閱讀全文… )

發表於: 學術指標, 學術期刊與資源, 學術趨勢   

Disclaimer :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by the Bloggers and those providing comments are theirs' alone, and do not reflect the opinions of Crimson Interactive or any employee thereof. Crimson Interactive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f any of the information supplied by the Bloggers. While every caution has been taken to provide readers with the most accurate information and honest analysis, please use your discretion before taking any decisions based on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blog. Author will not compensate you in any way whatsoever if you ever happen to suffer a loss/inconvenience/damage because of/while making use of information in this blog.